2022-09-20

宗教團體法還要拖多久?

二○一九年九月上旬間,時值二○二○年大選選情升溫之際,臺南市新營區發生「五星旗天后宮」事件。這座以鐵皮搭建的天后宮位於魚塭旁,廟的招牌寫有台灣人民共產黨、兩岸一家過好日子,廟埕有五星旗和台灣人民共產黨的黨旗,廟的牆壁上還有台灣人民共產黨的宣傳以及台灣祖先、神明來自大陸等字眼。經過約莫兩週喧騰,臺南市政府認定這座天后宮乃農業用地上的屬實質違建,遂依程序予以強拆。 

臺南市政府明快迅速作為,猶如一齣現代版時代劇,或許大快人心。只是從法律而論,鐵皮屋所以被拆,與這間寺廟充的風格與立場毫無關連。在建物部分屬未依據建築法申請建築執照的違建,在土地部分屬違反區域計畫法的土地違規使用。如所周知,放眼台灣違建寺廟與土地違規使用情況俯拾皆是。拆除這間座落於魚塭旁的鐵皮屋違建,並不困難。但倘若該廟土地與建物使用一切符合法令的話,恐怕就是個棘手難題。其中一個荒唐的法制現況則是:目前現行專屬規範宗教團體的法律,仍僅有國民政府一九二九年公布施行的監督寺廟條例。
 
監督寺廟條例老早應隨國民政府走入歷史,改以宗教團體法來取代,以因應時代需要。只是為何延宕迄今,內政部也曾坦率承認「內政部自(民國)四十二年起,即廣泛蒐集國內外宗教法令,研議另行立法規範宗教相關組織與活動,為迭有是否干預宗教信仰自由等爭議,至立法進程之推動難以突破 」。行政院官方說明算是保守且隱諱,事實上基於各種因素反對宗教團體法立法的莫大阻力,不容小覷。
 
根據筆者查詢立法院法律提案系統,宗教團體法草案由行政院提案共有六個,至於由立委連署提案者,則共有十七個。另外蔡英文政府從二○一六年五月就任以來,對宗教團體法立法的實際作為,主要係於函請第九屆立法院撤回馬英九政府於二○一六年二月所提送的院版草案。自此之後,行政院迄今未曾向立法院提送任何新版的宗教團體法草案。另外值得一併觀察的是,任期自二○二○年二月開始的第十屆立法院,朝野立委對宗教團體法卻也異常沈默,尚未提出任何宗教團體法草案,頗耐人尋味。
 
二○二○年反滲透法施行,任何人只要「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且並從事「提供政治獻金、受指示助選、法令政策遊說、破壞集會遊行、或散播假訊息干擾選舉」等五種破壞及干擾我國各種民主相關活動的行為,則以刑事責任相繩。但要從執法而言,刑事法最為嚴格要求遵循「無罪推定」、「罪疑唯輕」等諸原則,檢方要能證明在地協力者的金流來自於境外敵對勢力與滲透來源,並非易事。法律規範高度缺漏、數量卻最為龐大的寺廟,顯然是一個很容易進行滲透的破口,一套強調宗教團體金流的透明化與監理的現代化法制建構,可謂是健全我國反滲透法制不可或缺的行政法配套。更簡單的說,惟有以宗教團體法的金流監理作為行政法「超前部屬」在先,反滲透法才能切實發揮刑事制裁機能。
 
文末收筆,兩個簡單問題盼黨政層峰慎思:一九二九年公布施行、殘敗不堪的監督寺廟條例,究竟還要使用多久?宗教團體法,究竟要拖到何時才能上路?

2022-08-24

地方大選:談制度還是只挑候選人?

在現代台灣常民的政治行事曆裡,選舉往往是每兩年一度最重要的政治祭典。今年底的地方大選將於十一月二十六日舉行,屆時預估選舉人數將近一千九百三十萬人,將選出一萬餘位地方公職人員,並預計在全國設置一萬七千餘處投開票所,投入動員超過三十萬的選務工作人員。值得注意的是,儘管官方正式的候選人登記日期是從本月二十九日才開始起跑,但不管是街頭廣告還是媒體報導,都明白地顯露二○二二年底的地方大選,早已從幾個月前就提前開打。

所謂選舉,一言以蔽就是以選民的意向,直接決定首長與民意代表的更迭去留。民主國家施政的民主正當性,即是建構在這個基礎之上,因此只要台灣的民主還能繼續存續,則自由、平等且開放的選舉,將永遠是台灣最重要、自豪的政治活動。只是,也要思考的是,所謂選舉,不管在過程間如何華麗喧囂,激情過後,不過就是把候選人送上特定椅子罷了。而這個特定椅子能如何行使職權?如何為民謀求福利?跟制度設計與運作密不可分。更淺白的說,若只關心政治人物更迭,而忽略了制度的檢討與革新,那我們的民主制度,可能就只剩下選舉活動而已。

涉及地方制度的課題,可謂經緯萬端,而且性質上很多也不只是地方政府自己的事情,而是牽涉諸多全國一致性法令制度的跨區域全盤檢討。舉例而言,臺北、新北加上桃園三個北部直轄市加上基隆市所構成的首都圈,設籍人口已突破九百萬人,若再算入戶籍仍於中南東部但實際居住者,則首都圈經常活動人口可能突破千萬人。台灣面積不算小,人口資源卻高度濃縮聚集於首都圈,真的合理嗎?倘若欠缺通盤思考與大破大立的宏觀改革,則不管誰當坐上了市長的椅子,上述首都圈一極化的偏差不但難以治癒,甚至可能將繼續惡化。長遠來說,倘若政府在都會區發展思維上不作根本性的逆轉,則不管興建再多以「合宜」、「現代」、「社會」為名的平價國宅,恐無法減緩台灣人口過度集中首都圈的困境。

其次,再以如今缺乏政治熱度的「竹竹併」為例,實則也還是相當嚴肅的地方制度變革課題。新竹縣和新竹市,甚至加上竹南、頭份事實上已是一個生活圈。只是因為這個區域長期由幾個縣市政府分治分管,導致大塞車、水源水質、輕軌大眾運輸欠缺等問題,迄今往往無法有效治理。誠如新竹市議員李妍慧曾剖析,新竹早已經是個共同生活圈,要延續新竹的競爭力,近一步提高全球戰略地位,一個生活圈只需要一個管理系統,提高效率解決重要交通,環境,土地,教育資源等等問題。但這個崇高的理想,終究不是誰誰誰當選該區域的縣市首長、議員議長能妥適處理的。

回顧歷史,不論是一九二○年的「準地方自治制度」起算,或是由一九三五年實施成年男限制選舉的地方自治起算,地方自治在台灣已有接近百年的實踐。放眼未來,政治人物的更迭,依舊也還會繼續是選舉的觀戰焦點。進入了二十一世紀也乎焉二十多年了,台灣的草根民主制度若要走得更長、更久、更穩健,除了在乎選舉,地方自治乃至跨區治理法令制度的與時俱進,值得社會公眾持續投入更多關照。

2022-08-13

軍需產業MIT:從曹董的防彈衣談起

兩岸關係劍拔弩張,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近日擬捐贈30億元協助台灣強化國防,激起諸多討論。日前曹興誠參加談話性節目之際,更全程穿著防彈衣受訪,引人側目。曹董的那件防彈衣究竟購自何處?令人好奇。

今年6月喧騰一時的國軍防彈衣「大陸原料台灣製造」案,台北地法院作出109年度重訴字第666號民事判決。本案源於大同公司於2019年得標國防部抗彈纖維布採購案,被查出使用中國進口原料紗線,且纖維布製成抗彈板後未能通過性能測試。國防部以逾期交貨為由沒收保證金並罰違約金,大同不服要求全額歸還6千餘萬元。本案台北地院認為國防部抗辯主張可採,遂駁回大同公司之訴。本案後續雖仍可上訴台灣高等法院而尚未定讞,但箇中所凸顯的我國自主軍需產業發展與把關課題,值得國人高度正視。

抗彈板是所有戰士們最直接的生命防護裝備,攸關第一線的戰鬥力及戰士信心。而中國既做為是臺灣最大的國防威脅來源國前提下,不論是在作戰或備戰期,確保抗彈纖維布貨源及品質穩定,並非來自於敵國國家,應是國防採購最基本的要求。絕對不容不肖廠商使用中國產製的防彈紗線甚至布料來混水摸魚。以前述判決當作前車之鑑,未來在防彈衣的採購若僅要求得標廠商簽訂「非中國大陸製保證書」,恐不足擔保安全性。建議招標機關除要求得標廠商簽立產地保證切結書外,還須要求得標商之紗線製造廠開立生產來源證明書,以求周延。

由小見大。週刊今年2月披露中國劣質零件混入天弓飛彈的軍購弊案。若干長期承攬中科院標案廠商涉以中國製廉價膺品混充美國原廠正品,或從中國進口瑕疵品再重新包裝,部分零組件甚至在中國淘寶網站就能買到,價差高達上百倍,令人驚駭。本案司法程序仍在進行,本文姑且不多作評述。但站在國防戰備角度來看,不管是戰士身上穿的防彈衣,抑或防禦性飛彈系統,由於都耗費納稅人鉅億稅金,政府應用最嚴肅的態度,嚴予把關為是。

要補充一提的是,「貨暢其流」本為WTO貿易體制下的基本價值。但是對於國防產業來說,卻有其例外性。尤其如所周知,因臺灣特殊國際地位,軍事裝備採購本有其先天的困難性。稟持國防自主原則下,政府若一方面能更鼓勵國內有潛力的企業參與相關科技研發與製造,另一方面也更願意優先採購各類MIT軍品,則此舉將可帶動相關產業的加乘效益,促進經濟活絡發展。

2022-08-05

李登輝與第二次民主改革

適逢地方大選日漸逼近,媒體充斥著候選人言行報導。遺憾的是,或許受數位資訊爆炸影響,名言金句、嗆辣發言加上小編文化,已逐漸取代往昔的政見白皮書,而成為新時代選戰的主流。適逢李登輝總統辭世屆滿兩週年,其所提出的「第二次民主改革」理念,值得吾人吟味再三。

「李登輝流」政治改革理念,不是由政治頭人邀集學者專家在會議室裡共商國是那麼簡單。二○一二年間李登輝用一年多時間,一路由屏東向北,到台灣各縣市訪問,拜訪士農工商、參觀市政建設、關懷社會福利等等不同面向,藉由走入基層、直接面對人民,找到解方。

在走了台灣一圈以後,李登輝不諱言指出,地方無法健全發展的原因,在於「過去政府為反攻大陸,國家資源過度集中在中央。另外,地方的財源以及可利用的資源非常欠缺,地方政府無法發展地方的產業;財政稅收的分配不公平,地方自有財源嚴重不足…長期在中央集權下,地方教育失去自主性,無法培養地方發展所需要的人才,加上地方政府人事職等過低,造成人才集中在都會地區」。

有關中央地方失衡問題,李登輝則論及「凍省之後…地方仰賴中央的補助,欠缺財政自主的能力,造成地方無法建立負責任的財政制度;…長期的重北輕南,重都會輕鄉鎮,造成整個國家區域發展的不平衡。在「六都」升格後,這種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將會更加惡化,變成『富都越富,窮縣越窮』的情形」。

李登輝呼籲第二次民主改革,有三大方向,首先是區域均衡發展,全國各地區都有發展機會;其次,資源公平分配,讓各地人民享有同樣基本福利;最後,把權力還給人民,讓政策由人民真正意願來決定。具體而言,又可歸納如下:

中央應釋放權力:中央應該將更多的權力釋放交給地方,地方有能力執行而不妨害到國家整體利益的事項,應該逐漸移交由地方政府及人民決定。如此政府的政策將可以更貼近民意,也讓人民因為影響力及和本身利害關係的提高,而更熱心參與決策與監督。

主張國土重劃:「六都十六縣市」的現狀應該要思考調整為七大區域,讓「台北、新北、基隆、宜蘭」、「桃園、新竹、苗栗」、「台中、彰化、南投」、「雲林、嘉義、台南」、「高雄、屏東」,以及「花蓮、台東」合併一區,連同「澎湖、金門、馬祖」等離島在內,分成七大區域唯有在合理的國土與區域計劃下,才能達到有效的分權與治理,並進一步解決「富都越富、窮縣越窮」的問題。

落實地方自治加強公民監督:地方自治必須要有健全的、代表民意的監督者而非利益的要脅者,地方局部地區和局部事務,可研究思考由該地區及相關之人民進一步自治。

為讓憲政體制的根基更為鞏固,李登輝將改革重點朝草根轉向,這個路徑設定也恰好也呼應了「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政治」(All politics is local)名言。隨著李登輝辭世,以地方自治作為改革的倡議,殘光卻轉趨黯淡。與其汲汲於追逐政治人物言行與更迭,社會公眾更應稟持「第二次民主改革」理念,將更多心思放在地方自治制度的檢討與重整為是。

2022-08-01

以數位中介服務法 治理平台亂象

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李筱峰投書貴報,對臉書發文審核機制多所批判。事實上,臉書「不應管而管」及「應管而不管」的弔詭標準,迄今以來一直困擾臺灣用戶甚深。

首先,就「應管而不管」來說,撇開政治性言論不談,商業詐性騙活動在臉書橫行早已不是新聞。例如中醫師吳明珠在臉書經常被盜名販賣各種來路不明產品,只是奇妙的是,不管再怎麼檢舉,這類冒名販售商品的一頁式詐騙廣告依舊充斥。其次,就「不應管而管」而言,不管職司審查大權的是所謂的AI抑或真人,如李筱峰教授遭恣意鎖文情況,並非罕見。甚至不涉及政治意見,在臉書「玻璃心」審核操作下,也會被離譜消音。例如「台九線四二六公里處」是真實路標,只因為「四二六」可能有暗喻「死阿陸」之意,因此貼出路標圖,可能就遭鎖文。

數位時代,中介服務提供者應當依法律予以妥善管理,方能確保用戶乃至於社會公眾的權益。德國的社群網路強制法、法國的反資訊操縱法都是為了治理網路諸多亂象、甚至防禦跨國性的境外虛假訊息而生。台灣是全世界受虛假訊息攻擊最嚴重之處,但針對虛假訊息的法制防禦機制,特別是跨國性中介服務提供平台管理,相較歐陸先進國家則顯得相當缺漏,令人憂慮。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自今年六月底公布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儘管該草案尚未經行政院會審議通過後函請國會審議,但已飽受諸多攻訐。攤開草案內容,包括:於我國無住居所或營業所之數位中介服務提供者於提供服務時,應以書面指定境內代理人,而代理人應執行法令遵循事項(草案第十四條);數位中介服務提供者應每年定期以清晰易於理解之方式發布透明度報告(草案第十六條);傳輸或儲存之資訊,認有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者,為避免或減輕公共利益之危害,得向法院聲請資訊限制令(草案第十八條)等嶄新設計,正足以填補長年的法制缺口。期盼各界能捐棄偏見與成見,儘速促成該法通過,以健全數位平台治理法制,積極回應時代需要。

2022-07-26

選舉照騙何時休

2022年11月地方大選轉瞬將屆,印有候選人相片的各種看板文宣,不僅已成為台灣大街小巷日常街景的一部,同時也大量湧現於網路數位平台。在這個「實質上」無競選金額上限規制、饒富台灣特色的選戰文化裡,金錢投入越多,看板越多越密,街頭能見度就越大。在可預見將來,台灣選民或許依舊很難期待競選經費上的「武器平等原則」真正予以落實。但「照片與本人相符」,這或許是可嚴肅思考的小小期待。

筆者遍查我國各相關法令,要求申請人繳納一定期間內拍攝的個人照片,乃法制上的常態。舉例而言,專科以上學校教師資格審定辦法第四十一條規定教師證書應黏貼「最近三個月一吋半身正面相片」;律師法施行細則第二、四、十九、二十一條都有「最近六個月內二吋半身相片」的要求;禮儀師管理辦法第三條規定「本人最近六個月內正面脫帽二吋半身相片」;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六十三條對於申請汽車駕駛執照者,則要求提出「本人最近二年內拍攝之一吋光面素色背景脫帽五官清晰正面半身彩色相片」,並明文規定「不得使用合成相片」。

我國選舉罷免法修法頻率甚高,甚至從2018年起至去年為止,已到了「一年一修」境界。儘管如此,查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四十七條規定,選舉委員會應彙集「照片」等資料,編印選舉公報。但,怎樣的照片才合格呢?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施行細則第十五條僅潦草規定參選人要備具「本人二寸脫帽正面半身光面相片」。至於照片何時拍攝?在所非問。選舉可謂我國民主行事曆上最重要的活動之一,針對候選人照片迄今選舉罷免法卻仍採低密度寬鬆規範,令人匪夷所思。

這個選罷法上的漏洞,其實早在2019年,即有跨黨立委提出「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此草案第三十三條擬修正為「登記為候選人時,應備具選舉委員會規定之表件、本人最近六個月之相片及登記費,於規定時間內,向受理登記之選舉委員會辦理。表件、本人最近六個月之相片或登記費不合規定,或未於規定時間內辦理者,不予受理。」至於當時立法理由則進一步提到,鑑於每逢選舉時,確實常發生候選人本人面貌與選票上之相片不相像之窘況。恐致人民投票時產生混淆,候選人亦可能因人民的混淆而喪失應得之選票。依據相關行政規則,人民申辦護照、駕照、身分份證及參加公務人員考試,皆頇使用近期內所攝之相片,更遑論是攸關人民福祉之選舉作業。爰於本條增訂候選人登記時應備具最近六個月內之相片,以利人民順利行使投票權及維護民主憲政之價值。

2019年前揭修法草案自提出後就遭冷藏,沒有機會送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進入實質審查。到了本屆立法院,前揭修法條文於去年12月,雖又被台灣民眾黨黨團幾乎原封不動地放入該黨團提案的修正草案裡。然而到今天為止,還是一樣被處於冷藏狀態,無法送入委員會審議。

排拒以真實面貌面對選民的候選人,當選後會是個稱職的民選公職人員嗎?這個提問,值得選民們在接下來的選戰資訊轟炸裡,仔細思量再三。

2022-07-05

雙語國家、全英授課與學術悲劇

貴報昨天刊登《中文系所用英文授課 真荒謬》的投書,痛斥用英語教中文的荒謬,令人贊同,但除了授課方式外,更值得注意的是,當前各大學以全英語授課能力作為新進教員門檻的風潮。

倘若使用科技部「求才訊息」資料庫,以「全英」兩字作為關鍵字檢索,相關資料多達八十二筆。進一步檢視這些招聘內容,例如:臺北商業大學通識中心以「具全英語授課能力為優先考量」;臺南大學綠色能源科技學系資格為「可全英授課」;中正大學企業管理學系「能以全英文授課者優先考慮」;嘉義大學體育與健康休閒學系、視覺藝術學系要求「應具可執行EMI全英語授課能力」;輔仁大學餐旅管理學系「能全英語授課者尤佳」;臺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以能全英語授課者為佳」;臺南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全英文授課等優先考慮」;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能全英語授課者優先考慮」。由此可見,此次引發公眾議論的淡江大學中文系招聘事件並非個案,而是通案。

針對外界質疑,淡大校方的回應是:不分科系都有全英文授課的科目,今配合國家雙語政策,招募師資時均以能全英語授課者為優先,中文系也希望學生具有國際化的學習能力云云。這個回應看似四平八穩,尤其只要把中文系以○○系/所替代,就可做為各大學回應外界批判的公稿素材。

雙語政策被簡化為英文政策、國際化等於英語化,本為邏輯謬誤。如此思維被當做坊間美語補習班的廣告訴求,或屬無妨。但被當作大學業界招聘門檻,恐將是場學術悲劇的開端。以筆者所屬的法學業界而言,東亞法學發展主要是繼受歐陸法而來,傳統上所謂的第二外國語,本為德文、法文、日文、英文自由擇一,而非獨尊英文。當「可全英授課」成為招聘門檻時,學術研究的日趨狹隘化,將顯而易見。

數位中介服務機構 國會不能監督?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通傳會)日前公布「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擬納管早已亂象迭生的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醞釀數日後,該草案開始在公共輿論產生正反不同的評價。意見紛歧,本為自由國度的民主日常。但若干來自在野黨立委的批判,卻又讓人搖頭嘆息。

舉例而言,針對草案第39條至第45條,通傳會應成立數位中介服務專責機構,且應設置數位中介服務維運基金部分,民眾黨立委蔡壁如在6月30日的臉書稱此舉如此一來就可規避立法院監督…在體制外握有公權力,卻不受民意機關監督云云,一副慷慨激昂、了然於胸貌。

只是就法而論,財團法人法於2019年業已施行,其中在第48條以下對政府捐助財團法人,設有嚴密規範。另外,信手翻閱本屆立法院第2會期內政委員會第13次全體委員會議議事錄,該次會議內容包括審查民國110年度財團法人預算案關於內政部函送「『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財團法人』台灣建築中心」、「『財團法人』臺灣營建研究院」、「『財團法人』中央營建技術顧問研究社」預算書案,蔡壁如正巧是該次會議列席委員。何來立法院無法監督政府捐助財團法人之說?

平心而論,「數位中介服務法」草案並非完善。尤其草案第46條至第55條針對數位中介服務提供者違反本法相關規定罰則,用區區幾百萬罰鍰想要駕馭資產豐厚的Meta、YouTube等跨國性的「指定線上平台服務提供者」,似乎欠缺期待。而既有公平交易法第40條第2項「事業違反….,經主管機關認定有情節重大者,得處該事業上一會計年度銷售金額百分之十以下罰鍰,不受前項罰鍰金額限制」的浮動罰鍰機制,為何不橫向移植參採?同樣令人不解。

發展迄今,草案依舊只是還沒有送到行政院院會的草案,後續通傳會將辦理公聽會接受各界意見,也期許社會累積更多言之有物的觀點,讓我國儘速補上此一數位時代的網路治理缺口。

2022-06-14

《捍衛戰士:獨行俠》賣座的反思

美國好萊塢年度大片《捍衛戰士:獨行俠》橫掃世界電影票房已非新鮮事。比較台日雅虎網站揭露資訊,該片俱勇奪票房首位。只是,倘若繼續往下瀏覽票房排序,即可發現台日兩國呈現的鉅大差異。

詳言之,在日本,電影當週票房排行榜裡,除《獨行俠》票房跟台灣一樣高掛第一外,但第二至第五名卻全為日本電影。反觀台灣,僅以台北票房統計為主的電影票房統計,雖一樣也是由《獨行俠》獨占鰲頭,但第二名到第五名也是分別來自英美韓等國,全無台灣電影進榜。若再往下多看第六名到第十名,依舊無台灣電影蹤跡。

回顧歷史,或許可從一九八五年談起。該年六月,為扶植本國電影產業,當時政府宣布開始徵收國片輔導金,其財源係針對配額進口之外國電影片每片均徵收二十萬元,藉此作為輔導獎勵國片之財源。不巧的是,這個「取之於外國電影,用之於本國電影」的國內電影產業扶助機制於宣布施行之際,適逢我國與美國間進行貿易談判磋商,為降低非關稅貿易障礙以推動貿易自由化,在美方強力堅持下,同年十月我國不僅旋即同意取消數個月前才宣布施行的國片輔導金,甚至一併降低外國影片娛樂稅。一九九四年,台美簽訂三○一法案後,外片全面開放進口,好萊塢上億美金打造之娛樂大片橫掃本土市場,衝擊本土電影產業甚鉅。其間雖偶有賣座佳片,然整體而言仍呈現萎靡不振慘況。

權參文化部近年統計,即使是被稱為「票房表現精彩」的二○一○年,國片總票房達八億元、票房市占率也是在十七%徘徊罷了。換句話說在台灣票房市占率裡,超過八成都是外片,臺灣電影市占率最多從不超過兩成。相較於日本有約五成,法國有四成,顯見問題癥結所在。

無可諱言地,這幾年來政府的確運用很多獎勵補助手段從事國片振興工作,但以上不忍卒賭票房表現結果來看,反映了效果不彰的現實。在自由經濟體制下電影產業做為民間商業活動一環,原則上應由其自由競爭發展,政府不應加諸於太多限制乃至於獎勵。前述我國電影票房市占率裡超過八成外片,國片不到兩成的懸殊差距,也是觀眾選擇下使然。畢竟好萊塢是全球性的,通過全球著作權、促銷與發行體系,好萊塢儘量將收入則拉至最高。這些用重金打造的大片,其所提供的感官刺激效果及娛樂性乃是其他小規模電影產業難以相提並論,在全球貿易自由化下橫掃各國電影市場,似為無可奈何之結果。

然而若換個角度思考,本國電影乃國家文化的具體展現。參酌憲法增修條文「肯定多元文化」意旨,面對以美片為主的外片宰制國內電影市場局勢,國家應有積極採取各種干預及給付手段進行國內電影產業扶助措施,藉以改變扭轉現狀的責任。為達成此目標,單靠「發錢」式的獎助誘導,無論其財源來自於公務預算抑或其他基金,恐難有顯著成效。

筆者認為,惟有輔以干預行政,如重新打造符合WTO文化例外規範下的電影配額制度,更勇敢地以「蘿蔔與棒子」併用方式調整電影市場,有效抑制外片居高不下的市占率。如此作法,或許方能真正給予被學者譏為「貧民窟化」的國片市場喘息生機,進而達成有效提升國片市占率之目的。

2022-05-31

哭笑不得的法制奇觀:評林為洲版《菸害防制法》修正條文

《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頃刻正於立法院審議中。姑且撇開該法自問世以來20年間越修越嚴、《酒害防制法》卻毫無進展的偏差不談,時至今日,不管是提出院版的行政院、抑或立委透過連署提案、黨團提案,《菸害防制法》修法風潮大抵呈現「比較法自助餐」現象,亦即罔顧現實環境、常民消費習慣乃至菸品健康捐對健保與長照的貢獻,打著捍衛健康口號,一頭熱地企圖將全世界各國最嚴格的反菸條款移植到我國。

急就章的修法,帶來了不少讓人哭笑不得的法律負面教材。以今年4月29日,擔任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召委的國民黨籍立委林為洲等17人自己連署提案的《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為例,在該提案的立法說明第四點裡,立委林為洲拋出了「為減少青少年對菸品之誘惑,修法明定菸品禁止陳列在超商結帳櫃檯後方販售,要買菸之人應該主動出示菸品圖示,供超商店員查看後再販售」的修法創意。倘若仔細檢視,就可以發現以下幾個瑕疵亮點:

青少年「對」菸品誘惑?!

承上所述,林為洲提案說明裡稱「為減少青少年對菸品之誘惑」等語。但菸品是民法上沒有生命之「物」,青少年要去對菸品誘惑什麼?如何誘惑?實在令人莫名。應改「為減少青少年『受』菸品之誘惑」,方符提案原意。

要消費者主動出示菸品圖示,供超商店員查看後再販售?!

這段也是白紙黑字寫在林為洲提案說明裡。但仔細思考可知,依據現行法,包括超商在內的商家們本來就不得販賣菸品給青少年,立法目的跟手段欠缺適當合理連結,流於恣意。

再者,倘若照林為洲提案禁止公開陳列,施行的結果只會讓超商結帳的人流更擁塞,超商從業人員更勞碌罷了。況且,要「買菸之人應該主動出示菸品圖示,供超商店員查看後再販售」,更讓人不解。難道這是在幫菸商與消費者間建立更緊密的品牌忠誠度,故要求消費者買菸時攜帶喜愛的菸品圖像於身邊嗎?

「販賣菸品,『不』以下列方式為之….『不』應公開陳列展示」?!

負負得正,是幼兒園等級的簡單數學問題。雙重否定等於肯定,則是大一等級的簡單法律邏輯問題。林為洲等17人連署的《菸害防制法》修正草案第5條謹恭錄如下(底線者為修正文字):

販賣菸品,不以下列方式為之:一、自動販賣、郵購、電子購物或其他無法辨識消費者年齡之方式。二、開放式貨架或其他 可由消費者直接取得之方式。三、每一販賣單位以少於二十支 或 其內容物淨重低於十五公克之包裝方式。但雪茄不在此限。四、為減少青少年接觸菸品圖片之機會,菸品展示之範圍,不應公開陳列展示。按本條是禁止條款,所以各款所列的事由是被禁止的行為,如用自動販賣機賣菸、用開放式貨架賣菸等行為。前述草案裡,前段「為減少青少年接觸菸品圖片之機會」乃贅字,這些是放在立法說明的文字,毋庸寫在此處。至於後段則謂「菸品展示之範圍,不應公開陳列展示」,在雙重否定等於肯定邏輯下,結果等於「禁止菸品販售者不公開陳列展示」。換言之,本條一旦實行的結果,就是要求菸品販售者「應積極地展示陳列菸品」,否則依據同法第23條規定,處新臺幣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罰鍰,並得按次連續處罰?!

用法律協助菸品公開陳列與推廣雖完全跟《菸害防制法》立法理念背道而馳,倒也相當有創意。一旦就此照案通過,或許是將世界上備受矚目的法制奇觀。